• 首页 > 小说阅读 > 鉴宝天师
    鉴宝天师陆河洛曲婉莹-鉴宝天师陆河洛曲婉莹免费阅读

    鉴宝天师陆河洛曲婉莹-鉴宝天师陆河洛曲婉莹免费阅读

    鉴宝天师
    小说《鉴宝天师》的文笔很好,读后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去研究,真的很佩服吴铭之可以有这样的文字功底。在吴铭之的笔下陆河洛曲婉莹个性鲜明,收获不少粉丝,内容简介:应该叫人家孙师傅!在古玩行里,师傅的称呼,可比经理值钱多了!”“古董这个行当,考验的就是阅历和眼力,姜永远是老的辣,假如那个小伙子是大师,那孙师傅岂不是大师中的大师!”林国瑞也听过宏祥斋的名头,不......
    作者:吴铭之 更新时间:2022-10-23 20:53:02
    开始阅读
    鉴宝天师章节

    《鉴宝天师》全文完结阅读

    第6章

    孙广志抱拳答道:“鄙人孙广志,宏祥斋经理,兼首席鉴宝师。”

    宏祥古董行是俗称,雅称宏祥斋,招牌上的字也叫宏祥斋,还是前清一个封疆大吏亲笔题写,响当当的招牌,正儿八经的百年老字号。

    每次只要牵扯到古董,孙广志报出自己的名号,总是会引来仰慕。

    这次也一样,围观者纷纷赞叹。

    “哇,原来是宏祥古董行的孙经理!”

    “你就知道经理这个头衔,外行了吧,应该叫人家孙师傅!在古玩行里,师傅的称呼,可比经理值钱多了!”

    “古董这个行当,考验的就是阅历和眼力,姜永远是老的辣,假如那个小伙子是大师,那孙师傅岂不是大师中的大师!”

    林国瑞也听过宏祥斋的名头,不过了解并不深,他刚发家几年,手头的余钱,还没达到接触宏祥斋的层次。

    毕竟那里的东西,动辄就是几百上千万。

    所以在众人的赞叹声中,林国瑞对孙广志,一时肃然起敬。

    “原来是宏祥斋的首席大师傅,失敬失敬!”

    看到大家都对孙广志恭敬有加,曲婉莹也是与有荣焉,紧紧挽住孙广志的胳膊,还把脑袋靠上去,脸上的笑容,脸皮都快要炸开了。

    孙广志这时也如鹤立鸡群,看看陆河洛,又看看林国瑞。

    “林老板,我们古玩行里的鉴宝师傅,历来讲究沉稳,东西不在手上看着,绝对不会下结论,小陆东西都没上手,就下结论,这是大忌!”

    林国瑞听了,心里一凉。

    假如鞋拔子不是什么犀牛角做成的老件,传家宝的美梦破裂不说,今天他这张脸,当着这么多人,就摔到地上了!

    林国瑞都开始后悔,刚才不该急忙忙叫陆河洛大师了。

    不过陆河洛听了孙广志的话,却吐出一口烟圈,轻描淡写地说:“你必须要上手才能下结论,那只是因为,你的眼力,不行!”

    就算外行人听了,也知道陆河洛这话,狂妄无比!

    二十多岁的小伙子,竟然说宏祥斋的首席鉴宝大师傅眼力不行!

    这不但是打孙广志的脸。

    更是打宏祥斋的脸!

    本地人顿时有人站出来,为宏祥斋和孙广志站队,怒斥陆河洛。

    “小伙子,不要太狂妄!”

    “宏祥斋首席鉴宝大师傅,岂是你一个毛头小子所能品评!”

    “你一个外地人,在宏祥斋端茶送水三年,被开除之后挟私报复,在这里说大话,是欺负我们南锦市,在古董鉴宝界没人嘛!”

    孙广志也怒不可遏,走到陆河洛面前,说道:“小陆,假如让我看出来,这件鞋拔子只是普通之物,你是欺骗林老板,咱们怎么说?”

    “我自插双目!”

    陆河洛竖起两根手指,指了指自己双眼,又目光如刀看向孙广志:“孙广志,我可以自插双目,假如是你看走眼了呢!”

    没等孙广志搭话,曲婉莹就说:“假如我家老孙走眼了,我就学哈巴狗,从这店里爬到商场大门口,爬一步,学一声狗叫!”

    陆河洛一拍巴掌:“成交!可有人作证!”

    刚才维护孙广志的南锦市本地人,齐声说:“我们可以作证!”

    陆河洛看看林国瑞。

    林国瑞点点头,以中立的口吻说:“好,我也做个证人,谁要是输了,假如不照约定的办,别怪我林某人牛不吃水强按头,不办也要让他办!”

    陆河洛也不废话,做了一个请的手势:“孙师傅,请!”

    孙广志也没推让,说道:“好,那鄙人不才,就先过过眼了!”

    林国瑞的马仔,马上把鞋拔子,递给了孙广志。

    鞋拔子一尺左右长短,直板的式样,底部微微带点弧度,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尤其是颜色,看上去脏兮兮黑乎乎的,很不讨喜。

    孙广志先用肉眼看,又用手电筒从上到下照了一遍。

    所有人屏住了呼吸,都看着他鉴宝。

    “林老板,恕鄙人直言,这件鞋拔子,说是老物件不假,但是并无特别之处,而且也不是犀角所制,大多是胶质掺杂混合物伪造。”

    “不过这件鞋拔子的造假工艺,确实了得!”

    “外围的沟壑感,做得惟妙惟肖,就连打灯看去,内部结构也呈蜂窝状,就是不规则形状中间有个点,这是犀角标志的鱼籽纹。”

    “沟壑感和鱼籽纹,虽然伪造的很好,但是造假时,还是留下了破绽,打光之后,这条从上到下的白线,人为痕迹太重,就是最大的败笔!”

    孙广志刚说完,没等众人喝彩,陆河洛就说:“孙师傅,以前还以为你眼力毒辣,功力深厚......呵呵,原来不过尔尔!”

    陆河洛说着,从孙广志手里拿走鞋拔子,掏出小刀,在上面一通划拉,然后又把鞋拔子,递给孙广志。

    鞋拔子由于不知道用过多少年,油脂尘泥,糊住了原来的刻字痕迹,陆河洛划拉之后,上面的字迹,顿时显现出来。

    看着上面细微篆字,孙广志只觉得天旋地转。

    “鲍天成!”

    “制作这个鞋拔子的匠人,竟然是明朝吴中三绝之一,治犀手艺,上下百年无人可与之匹敌的鲍天成鲍大师!”

    “用刀刮掉表面附着的油泥,这一点,我怎么没有想到!”

    “这么简单的事,我怎么就没有想到!”

    败得心有不甘,孙广志一声大吼,嘴里哇啦吐出一口老血。

    陆河洛一声冷哼:“你没想到的多了!这件鞋拔子,不但是鲍大师出品,而且材料也是犀角,还不是普通的犀角!”

    陆河洛说着,指了指鞋拔子上面,贯穿上下的白线。

    “这白线看似突兀,实际透肌入骨,本就是天生,身无彩凤双飞翼,心有灵犀一点通,所谓的灵犀一点通,就是这条如线白纹,这叫通天纹!”

    孙广志擦掉嘴角的血,说道:“通天犀,只有传说中有!”

    陆河洛仰天大笑。

    “唐李殉曰:通天犀乃胎时见天上物过,乃形于角上......宏祥斋的首席大师傅,多读读书吧,格古要论、洞天清录、云烟过眼录、图绘宝鉴、妮古录、长物志......这些书,建议你全买来,再重读一遍!”

    陆河洛一番话,说的孙广志哑口无言,就像被千斤大锤敲击肋骨,一**坐到地上,低着头,捂着胸口咳嗽不停,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    孙广志心底明白,今天他当众把宏祥斋的牌子,狠狠砸了一次。

    众人虽然听得似懂非懂,但是也明白这个穿着地摊货,脸还没有消肿的小伙子,用实力碾压,把宏祥斋大师傅的脸,按在地上来回摩擦了。

    这时陆河洛冷眼看了看曲婉莹。

    “曲小姐,请吧!”

    小说《鉴宝天师》 第6章 试读结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