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 > 小说阅读 > 4959322
    许清颜晏凉城小说阅读-无删减全文

    许清颜晏凉城小说阅读-无删减全文

    4959322
    许清颜晏凉城精彩的言情小说《4959322》中的男女主角,这本书由网络作者东北虎创作。骨无存的消息。晏凉城,你折磨了我五年还不够吗?为什么要害死我爸爸!?许清颜看着眼前的男人,眼里满是恨意。晏凉城冷笑一声,满是不屑,那是他活该!活该?许清颜一怔,整个人突然就冷静了下来,晏凉城,如果......
    作者:东北虎 更新时间:2022-09-23 08:46:58
    开始阅读
    4959322章节

    《4959322》全文完结阅读

    因为晏凉城,许清颜含冤入yu五年!因为晏凉城,许清颜的小腿被人硬生生打断,留下终身残疾!

    因为晏凉城,许清颜唯一的亲人名声扫地,受尽折磨!

    曾经,许清颜跪在晏凉城身前,苦苦哀求,

    晏凉城,我求求你了,放过我爸爸

    最终却只等来了许父葬身矿洞,尸骨无存的消息。

    晏凉城,你折磨了我五年还不够吗?为什么要害死我爸爸!?许清颜看着眼前的男人,眼里满是恨意。

    晏凉城冷笑一声,满是不屑,那是他活该!

    活该?

    许清颜一怔,整个人突然就冷静了下来,

    晏凉城,如果有一天,你发现你以为的都是错的,你会后悔吗?闻言,晏凉城满是诧异的看过去,这才发现许清颜的脸上再也无没有畏惧,而是充斥着绝望和死寂。

    晏凉城不爽道:

    我不会错!

    说完,便直接转身离去。

    傍晚,

    许清颜站在医院的天台上,痴痴的笑着,

    她仿佛看到爸爸在向她招手笑着,她颤抖着走到了阳台边缘。

    爸爸,你来带我走了吗说完,

    整个身子便直直地向前倒去,砰!

    晏凉城从不后悔他对许清颜所做的一切,

    直到许清颜死的那一刻,

    晏凉城才知道,原来自己真的错了,大错特错

    第一章 你让我恶心

    七夕夜,江城到处洋溢着烂漫。

    又是这样

    他不信她,也不听她解释。

    她爱了晏凉城整整八年,无论她为晏凉城做了多少事,他都始终将自己视若洪水猛兽,避之不及。

    就因为他们的婚姻,是她趁人之危求来的。

    四年前,她答应给濒临破产的晏凉城还债,条件是他要娶她。

    她想堵一把,赌他们之前可以相处出感情。

    可事实证明,强扭的瓜确实一点都不甜。

    咔哒。

    突然被推开的房门,又带给了摇摇欲坠的许清颜一丝希望。

    她看着换了一件干净的西装打理一丝不苟的晏凉城,想到昨天爸爸在电话里的叮嘱,忙迎上前。

    可晏凉城看都不看她一样,戴好了表就要离开了。

    急忙之下,许清颜抓住了他的手臂:月底是爸爸生日,他说想见见我们。

    掌心之中,许清颜能够清晰地感觉到男人的肌肉僵住了,清晰地表达了抵触与反感。

    许清颜宛如抓住烫手山芋,却舍不得放手。

    而下一秒晏凉城甩开她,神色冷嘲:不用你特地提醒,我这个上门女婿得看你爸爸脸色的事实!

    许清颜刷的白脸:凉城,我不是这个意思

    许清颜,你的惺惺作态,只会让我恶心!

    许清颜的再也承受不住汹涌的疼意,眼中有汨汨水光闪动:晏凉城,你非要这样吗?

    晏凉城离去的脚步没停,只冷漠扔下一句:那天我会去许宅,也仅此而已!

    重重关上的大门,将男人的身影从许清颜的视野中残忍夺走,也泯灭了她心中微末的希望。

    许清颜枯守坐在餐桌上,看着鲜美的菜肴的温度一点点流失,一坐就是一夜。

    第二天早上,一怔急促的铃声才将许清颜拉回神。

    划开接听,助理冯生慌张的声音传出:小姐,许总昏迷住院了,你快来医院!

    什么?我这就过来!

    许清颜甚至顾不上换身整洁的衣服,抓起了车钥匙便冲了出去。

    赶到医院,安顿好父亲之后,已经到了下午。

    许清颜离开医院,抵达停车场刚坐进车内,却敏锐地捕捉到了晏凉城的身影。

    他怎么也来了医院?难道是来看爸爸的?

    许清颜心头一暖,晏凉城愿意关心爸爸,是不是代表他也不像他嘴里说的那样,抵触这段婚姻?

    想着,她打开车门,正要喊人,却看到了一个曼妙的女人站在晏凉城旁边!

    只一眼,许清颜便认出了那个女人是顾淮苓,晏凉城的初恋女友。

    许清颜死死盯着前面相拥的两人,心痛如刀割。

    顾淮苓不是出国了吗?

    她什么时候又和晏凉城搅在一起的?

    疑问还还没想通,车外有传来清晰的一句:凉城,这么晚让你跑一趟,清颜知道了会不会生气?

    许清颜不由握紧车门,她也想知道晏凉城怎么看她。

    未几,一道无比冷漠的嘲弄响彻停车场:她算什么,有哪门子资格生气?

    一句话,就将许清颜打入深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