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 > 小说阅读 > 大农女
    大农女苏华音陆栩全文免费章节

    大农女苏华音陆栩全文免费章节

    大农女
    苏华音陆栩小说的名字是《大农女》,提供大农女小说全文阅读。大农女小说节选:苏幼雨刚把纸接过来,还没来得及看,就听宋大山道:妹子,事情办妥了,你答应给二十两银子的事情这是孙哥,这事情他和我一起做的,我们一人十两。 说完,他拼命给苏幼雨使眼色。苏幼雨何等机灵,立刻道:好。我也就剩下二十两银子了,两位哥哥给帮了大忙,我也不能吝啬。 明显宋大山只跟同伴说了二十两银子,但是这事情风......
    作者:小m愚 更新时间:2022-09-22 20:53:04
    开始阅读
    大农女章节

    最近备受读者喜爱的一部经商种田小说《大农女》,主角是苏华音陆栩,是作者“小m愚”所创。

    虽然嘴上厉害,但是苏幼雨却是个心软的人,她把家中剩下的一点面擀了面条,又放了一把青菜,卧了两个鸡蛋,做了一大碗面给陆连。

    病号为天。

    吃吧,有点烫。

    她把碗筷递给陆连。

    陆连看着热气腾腾的面条,没有犹豫,端起碗,拿起筷子便吃。

    他饿了太久,久到觉得这寻常的手擀面,也是无上美味。

    他吃得没什么形象,大口大口,不过没有发出声音,让苏幼雨很满意。

    苏幼雨自己用面汤把昨天剩的窝窝头泡着吃了。

    窝头很硬,她吃得有些艰难。

    陆连是吃完面条之后才发现她吃的和自己不一样,端着空碗,眼神有些复杂。

    你是病号才有面条吃,苏幼雨哼哼道,等好了,也得啃窝窝头。

    她仅剩的三十两银子啊,房子要修,病号要养,买地的事情遥遥无期了。

    陆连没有作声,把碗筷放在地上,嘴唇微动,发出几不可闻的声音:多谢。

    ——倘使你所说所做的,都是真的。

    苏幼雨捕捉到他的声音,心情十分愉悦。

    并不是她多容易满足,而是这世道,上位者对底层的鄙视,即使他们也深陷底层,也绝不会改变。

    从前算了,不提从前。

    苏幼雨收拾了下,回到屋里。

    屋里十分逼仄,两人四目相对,苏幼雨有些囧。

    那个,陆连,我跟你说下眼前的形势。

    苏幼雨道。

    作为并肩作战,一起演戏的战友,苏幼雨觉得有必要给他交个底,让他有所准备。

    陆连嗯了一声。

    到现在,他整个人都还如坠云雾,怀疑自己在做梦。

    怎么莫名其妙,他就被救了出来,成了一个村姑的相公?问题是,他竟然还相信了她的话?

    奇幻。

    苏幼雨巴拉巴拉说到口干舌燥,见他面无表情,不由气馁,道:你明白了吗?

    这位大少爷,看起来对她这种斗升小民的爱恨情仇,理解不了啊!

    明白了。

    陆连道。

    明白你个大头鬼!苏幼雨翻了个白眼,无力道:我再说下养家糊口的问题。

    我现在手里只剩下一点点银子,这个破房子不能过冬,需要赁个房子

    买房子她是不想了,暂时太奢侈。

    还有,你的伤,需要许多药材。

    有一些我能采到,另外的必须得买。

    眼下秋天,山里药材多,我采药能攒些柴火和过冬的米面钱对外你千万不能说入赘,你要装出很厉害的样子,能镇住我祖母她们,保住咱们家的东西,知道吗?

    知道。

    陆连很想知道,这个女人脑瓜里,为什么能装这么多东西。

    假装你真知道好了,苏幼雨嘟囔道,你的身份要讳莫如深,越能装越好。

    我对外就说你是我从前遇到过的贵人。

    你从前?

    嗯,从前我在县里给人做丫鬟,是个退下来的官员家里,所以能认识贵人也不奇怪。

    苏幼雨说到这里,心中一痛,眼眶有些发热,站起来逃也似得出去,含混道:我要去翻翻药草去。

    陆连已经看到她泛红的眼角,心中明白,她定是有些不为人知的故事,而且看起来,像情伤。

    外面天很晴朗风很大,苏幼雨四十五度仰望天空,仍然没有阻止热泪流下。

    该死的浅眼窝子!

    苏幼雨骂了自己一句,翻了翻药草,刚准备进屋,耳边突然传来令她无比憎恶的声音。

    花儿啊!

    花你妹!苏幼雨心里骂了一句,转头看着眼前穿着香色袄裙,头发梳得一丝不苟,头发梢儿都充满算计的老太太,不冷不热地道:祖母怎么来了?

    来人正是宋氏。

    宋氏看着她,倨傲道:我已经收下了张家的聘礼,你别闹了,收拾收拾东西跟我回家准备成亲。

    苏幼雨气笑了,想到房里的陆连,心中底气十足。

    要是我不呢?她双手环胸,冷冷道,祖母大概忘了,主家还的卖身契在我手里,你想再卖我一次是不成的。

    宋氏怒道:我是给你找户好人家,你别狗咬吕洞宾。

    从前我不把你送到程家,程家大少爷能喜欢你吗?可惜你自己把握不住机会,被人赶了回来。

    苏幼雨被这句话炸的五脏六腑都化成齑粉,疼得几乎站不住。

    宋氏看着她发白的脸色,道:你跟了他那么久,也不清白,现在张家愿意要你,还不是我帮忙说和?

    苏幼雨扶着晒药的木架子,半晌没有作声。

    宋氏以为她妥协,心中窃喜之前恐吓她要告官的计策得逞,得意道:花儿啊,好孩子,祖母不能害你。

    你这孩子,定是同意了,害羞得不好意思说吧。

    我不同意!

    浑厚的男声响起,宋氏被吓了一大跳。

    苏幼雨也顺着声音看去。

    陆连扶着门站在茅草屋下,虽然只裹着一层布,但身材挺拔,傲然如山,相貌俊美,目光冷冽。

    阳光给他镀上了一层金色的轮廓,宛若天神降临。

    那一瞬间,苏幼雨不合时宜地想到了救赎。

    你,你是什么人?

    陆连的气势吓到了宋氏,她结结巴巴地问。

    我是她相公。

    陆连声音凛然道,我看谁敢逼我的娘子再嫁!

    宋氏再厉害,也不过是个乡下老太太,陆连出来的又令人猝不及防,她顿时吓懵了不敢说话,看向苏幼雨。

    苏幼雨看到她的样子,心中大快,害怕陆连不会说谎,便小鸟依人地靠上去,扶住他的胳膊,腻歪道:相公,不是说多睡一会儿吗?你怎么起来了,昨晚那么辛苦

    说着,她厚脸皮把头埋在他胸前,想到宋氏被吓到的样子,忍不住闷笑。

    好了,人走了。

    陆连道。

    呃走了?

    苏幼雨抬起头来,果然不见宋氏的身影。

    这老太太,溜得倒快!欺软怕硬的老东西,哼!

    怀里的温软离开,陆连竟然有一丝失落。

    他嫌弃道:你脸上的黑灰蹭到我身上了。

    苏幼雨大怒,一边摸脸一边道:我是给你熬药时候弄脏的好不好!

    因为想起旧事的悲伤,被宋氏闹一场的憋闷,都随着这一嗓子,一扫而空。

    陆连?苏幼雨忽然看到他面色潮红,十分不正常。

    而随着她一声喊叫,陆连没有回应,高大的身躯缓缓地顺着门滑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