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 > 小说阅读 > 陆少离婚请签字
    《陆少离婚请签字》(江岁陆今泽)小说阅读by安浅

    《陆少离婚请签字》(江岁陆今泽)小说阅读by安浅

    陆少离婚请签字
    言情小说《陆少离婚请签字》,是讲述主人公江岁陆今泽之间爱恨纠葛的一部言情小说,由作者安浅创作完成,又名《陆少离婚请签字》,小说主要讲述的是:南风打开车门走了上去,“岁岁,我来接你回家。”江岁一头长发被风吹的有些凌乱,脸上是病态的苍白,整个人削瘦的不行,一双眼睛漠然的看了男人一眼,“回家?”在他联合江晚一起骗她算计她之后,她早就没有家了......
    作者:安浅 更新时间:2022-09-22 19:33:26
    开始阅读
    陆少离婚请签字章节

    《陆少离婚请签字》全文完结阅读

    第1章

    京都精神病院,随着“叮叮当当”的声音,笨重的铁门被打开。

    凛冬的细雨里,迎着刺骨的寒风有单薄的身影撑着一把黑伞缓缓行来,浑身带着冷气和孤寂。

    顾南风打开车门走了上去,“岁岁,我来接你回家。”

    江岁一头长发被风吹的有些凌乱,脸上是病态的苍白,整个人削瘦的不行,一双眼睛漠然的看了男人一眼,“回家?”

    在他联合江晚一起骗她算计她之后,她早就没有家了。

    “啪!”江岁毫不留情的抬手给了他一巴掌,“少来恶心我,滚!”

    顾南风捂着被打的脸气笑了,“老爷子已经不行了,我倒是要看看谁能护住你。”

    “江岁我等着你回来求我!”

    江岁看着顾南风绝尘而去的车,用力掐住了自己的手心,她确实快走投无路了。

    但是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,江岁拿出手机,认真看着照片里的迈巴赫,背下车牌号。

    凌晨,江岁穿着单薄的衬衫在下着大雨的街道上狂奔。

    “小**,你给我站住!”

    一道刺眼的灯光打过来,江岁下意识用手挡住了眼睛,隐隐分辩出车型以后,义无反顾的扑了上去。

    “磁…”雨夜里疾驰的迈巴赫紧急刹车停了下来。

    本来闭着眼睛的陆今泽被惊醒,坐在后座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,“出什么事了?”

    “好像撞到人了。”助理皱眉道。

    江岁站在大雨中抬头,一双眼眸亮的惊人,她绝对不能被抓到,今晚必须上陆今泽的车!

    江家不仅想要她的骨髓,还想要她手里的股份,而病重的外祖父已经护不住她。

    看着身后马上追上来的人,江岁心一横直接爬起来,跌跌撞撞的跑过去用力敲着迈巴赫的车窗,“求求你,救救我!”

    “先生要开门吗?”助理迟疑的道。

    陆今泽转头看向车窗外,对上的是一双倔强的眼睛,突然就来了几分兴趣,淡声道,“开门。”

    车门突然从里面被拉开,江岁重心不稳的直接跌了进去,映入眼帘的一双被西装裤包裹着的修长的腿,目光顺着看上去,对上的是一双没有温度的眼睛。

    陆今泽伸出骨骼分明的手,拽住江岁的衣领用力往里面拉了一下,车门“砰”的一声被关上,隔绝了所有危险和喧嚣。

    江岁低着头,瑟瑟发抖的蜷缩在原地,看起来不安极了。

    陆今泽不悦又薄凉的道,“下次可以换个碰瓷的方式。”

    江岁抬头可怜兮兮的抬头望着他,“我不是故意的,可以麻烦你送我回家吗?”

    可惜被此时的她一身泥泞,一头长发被雨水打湿后糊在脏脏的脸上,看起来又丑又狼狈。

    陆今泽只看了三秒就移开了眼睛,对丑人细看是一种残忍。

    江岁看着不说话的陆今泽,眼神暗了暗继续道,“麻烦先生送我到江氏庄园。”

    陆今泽蓦然回首,俯身捏住了她的下巴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  江岁歪头对他微微一笑,“江岁。”

    陆今泽立马明白了眼前少女的身份。

    江岁,江老爷子的外孙女,最近两年才被从国外接回来。

    陆今泽靠在座位上,交叠着双腿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“真是巧,江老爷子这两天刚好约我见面,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江小姐。”

    “你认识我外祖父?”江岁一脸惊喜的道。

    陆今泽似笑非笑的凝视着她,“江小姐不认识我?”

    江岁迷茫的摇摇头,又露出一个乖巧无害的笑容,“你可以不用这么客气,直接叫我岁岁就好。”

    陆今泽用力的握住江岁擦伤的手腕处,将她拉了起来,“记好了,我叫陆今泽。”

    痛的倒吸了一口冷气的江岁,心里翻了个白眼,她当然知道他叫陆今泽,江世财团的掌权人,京都的天之骄子,也是外祖父精心给她挑选的“护身符。”

    江岁面上乖巧软糯的轻声道,“陆今泽,好小言的名字。”

    陆今泽扯了扯领带,觉得车里的暖气开的太暖了,有些烦躁,看着只穿着一件白色黑色衬衫的江岁,眼睛里闪过一抹玩味儿。

    江老爷子的外孙女,在这样的下雨天,准确无误的摔在他的车前,还说不认识他。

    这世界上真有这么巧合的事情?

    他最讨厌说谎的人了,丑人说谎罪加一等。人丑心也丑,这样的人倒是也不常见。

    陆今泽嗤笑一声,右手恶劣的按在了江岁摔的惨不忍睹的膝盖上,“你很冷吗,为什么在发抖?”

    江岁一下痛的眼泪都出来了,差点没克制住一脚踹过去。

    江岁咬牙切齿的道,“不冷,但是快痛死了!”

    陆今泽这才后知后觉收回按在她膝盖上的手,“真是抱歉,我没注意道。”

    江岁从他勾起的嘴角里没有看出任何抱歉的意味,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硬是挤出一点笑意,“没关系。”

    陆今泽嫌弃的撇了她一眼,“笑不出来可以不笑,太难看了。”

    江岁死死克制住自己,不然她怕会忍不住当场打爆他的狗头,把事情搞砸。

    陆今泽看着她气的死死捏住裙角的手,烦闷的心情瞬间好了起来。

    这是她自己要送上门来给他找乐子的,可不能怪她。

    陆今泽心情愉悦的踢了她一下,“既然遇上了,择日不如撞日我就去见一下江老爷子,顺带把你送回去吧。”

    “真是个小可怜,那群人抓你是想干嘛?”大概是雨夜的凌晨太无聊了,陆京泽好奇的问。

    江岁眼神一凛,随后猝不及防的将冰凉的手放在陆今泽的后腰的脊椎处,满意的看着自手上的血染脏他的白衬衫,“他们想要我这里的东西。”

    即使隔着衬衫,陆京泽还是被她的手冻的一个激灵,冷声道,“那这样看来,我是对你有救命之恩了?”

    脸还挺大。

    江岁眯了眯眼睛,“那么陆先生是希望我以身相许吗?”

    陆今泽像病毒一样拍掉她的手,“丑拒。”

    江岁一字一句认真的道,“我不丑!”

    陆今泽已经靠在位置上闭上了眼睛,独留江岁憋了一肚子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