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 > 小说阅读 > 南疆龙帅重返花都
    《南疆龙帅重返花都》小说大结局在线试读 陈天南夜莺小说全文

    《南疆龙帅重返花都》小说大结局在线试读 陈天南夜莺小说全文

    南疆龙帅重返花都
    陈天南夜莺是《南疆龙帅重返花都》中的主要人物,在这个故事中治肾亏不含糖充分发挥想象,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,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,以下是内容介绍:“干什么?大早上,吵吵嚷嚷的。”马震见到母亲,立马冲了过去,语无伦次道:“陈……陈天南,那个废物回来了,还……还差点儿把黄雅给折磨死了!”“什么?”马云蓉原本不在意,听到消息瞬间清醒,瞪大眼睛:“......
    作者:治肾亏不含糖 更新时间:2022-08-26 21:12:48
    开始阅读
    南疆龙帅重返花都章节

    《南疆龙帅重返花都》全文完结阅读

    马震一下子栽进大院,依旧嘶声大喊着:“妈,妈!”

    “出事了,出事了!”

    穿着紫色睡袍的马云蓉,风韵犹存,正从楼梯缓缓走下,揉了揉惺忪的睡眼:“干什么?大早上,吵吵嚷嚷的。”

    马震见到母亲,立马冲了过去,语无伦次道:“陈……陈天南,那个废物回来了,还……还差点儿把黄雅给折磨死了!”

    “什么?”

    马云蓉原本不在意,听到消息瞬间清醒,瞪大眼睛:“陈天南?陈光远的那个废物儿子?逃跑了六年,又回来了?”

    马震小鸡啄米一般点头:“对,回来了!”

    马云蓉声音立马变得急切:“到底怎么回事!快说!”

    “昨晚……”

    马震把事情说了一遍。

    他们所在的位置,是陈家大院,陈天南的家!

    马震哆哆嗦嗦语焉不详说了十几分钟,马云蓉这才知晓经过。

    “他……他哪里来的狗胆子?”

    马云蓉听得浑身发冷:“这个混账,他怎么敢?!”

    “肯定是陈小北被折磨得只剩一口气,他发疯了,所以铤而走险。”

    马震心有后怕:“妈,我们怎么办?要不……告诉黄先生吧?陈天南肯定死定了,万一黄先生怪罪下来怎么办?”

    “你没有第一时间联系黄先生,是对的。”马云蓉已经冷静下来,嘴角一勾,“这个小垃圾,还真是疯狂,穿着囚服?那就是越狱出来的。”

    “为了自己的妹妹,还真是狗急跳墙啊。”

    说着,马云蓉伸了个懒腰:“不管怎么说,没有伤害到你就好,你呀,以后还是要多点儿心思,省得把自己搭进去,归根结底,黄雅只是我们母子的棋子而已……”

    马震看着大笑起来的马云蓉,不由微微一呆:“妈?”

    一时间,他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    马云蓉揉了揉儿子脑袋,笑道:“黄飞虎就这么一个女儿,她能不报复吗?”

    “陈天南这个废物,肯定是要死的。”

    “黄雅死了!黄飞虎的偌大产业,可就没人继承啊!”

    “儿子,你说……这堂堂飞虎会,你又是黄雅的男朋友……是不是有机会?”

    马震眼睛一亮!

    当初费尽心思追到黄雅,就是为了结婚继承黄飞虎的家业,如今……

    “这件事,到时候用一用苦肉计,就好了。”

    马云蓉微微皱眉:“只是,这么好的机会,如果能把陈光远这个碍眼家伙也除了,那就完美了……”

    她心里,有一丝遗憾。

    就在这时,一个下人急匆匆跑过来:“马总,陈光远求见!”

    马云蓉眉头一挑,微微错愕。

    随即,她哈哈狂笑起来:“真是个好日子。”

    “带进来!”

    门口,陈光远看着宅子的牌匾,感觉是那么刺眼。

    五进的宅子,在东海寸土寸金之地,曾经就是豪门的象征。

    如今,陈府换成了马府,而他陈家家主陈光远,回自己的家,都要向里面那个女人通报。

    深深的耻辱,再次弥漫内心。

    只是,为了儿子,陈光远不得不来。

    小南,已经在东尚KTV招惹了郭俊,飞虎会,不会放过他的。

    等待的当口,陈光远紧握拳头,手心满是冷汗。

    万一马云蓉不肯见他怎么办?

    如果可以重来,他一定不会让马云蓉进门。

    这个心思深沉的女人,就是这样一步步的把陈家家底掏空,最后,更是直接把他扫地出门。

    鸠占鹊巢!

    嘎吱——

    胡思乱想间,门开了。

    陈光远在引领下,来到大厅,正中间长沙发上,横躺着一个穿着紫色纱织睡裙的女人。

    女人身材曼妙,三十几岁的年纪,保养极好。

    “哟,我的陈大家主,大早上的,这是干嘛呢?”

    马云蓉看着陈光远眼中浮现一丝嘲讽:“怎么?走投无路了?”

    陈光远抬起头,看着昔日对他百依百顺叫他远哥,如今却高高在上的女人,心里不由百味杂陈。

    他犹豫着开口:“云蓉……”

    “住口。”

    马云蓉厉声打断:“叫我马总!”

    “说吧,你来干什么?”

    陈光远内心憋屈,只是为了儿子,硬生生压了下去!

    “马总……”

    他咬着牙:“我儿子,陈天南,回来了。”

    “昨天晚上,他在东尚KTV,打了郭俊。”

    “这对你来说,应该不是什么大事,所以,我想请你……帮忙在黄会长面前,求个情……”

    说到最后,陈光远声音都开始颤抖。

    竟然要找仇人帮忙,才能让儿子有一线生机。

    何其可悲!

    而这一切,都是自己一手造成!

    马云蓉闻言,先是一呆,随后仰着头,再次狂笑!

    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  “陈光远啊……”

    马云蓉打定主意戏耍一番,嘴角一勾:“你跪下,我考虑考虑?”

    陈光远脸色涨红,内心羞辱之感百般升腾。

    为了儿子!

    扑通——

    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  马云蓉再次大笑,眼泪都要笑出来了!

    她勾勾手指:“爬过来!”

    陈光远浑身一颤!却闭上眼睛,咬着牙,一步一步爬向马云蓉。

    “陈光远,你真的……好像一条狗啊。”

    马云蓉放肆大笑,毫不留情剥夺陈光远那点儿可怜的尊严。

    陈光远双手青筋毕露,颤声道:“求马总,救救我儿子……”

    “哈哈哈……”马云蓉大笑,随后笑容一收,却并不回答。

    “看在你这么诚心的份上,我告诉你一个秘密。”

    “其实,雨蒙的死,和你没有太大关系。”

    叶雨蒙,就是陈天南陈小北的母亲。

    “你们所有人,都以为雨蒙是意外出车祸死了,其实不是。”

    马云蓉嘴角勾起:“那是我,我刻意安排的!”

    陈光远眼睛猛的瞪大,满是不可置信。

    “你?”

    “对。”马云蓉哈哈大笑:“这个秘密,压在心里太久了。”

    “不说出来,真的不舒服啊。”

    “陈光远,六年前,也是我给陈天南和唐家千金唐雨熙下药,然后报警。”

    “本来我有后手让陈天南去死,没想到他逃去了南疆,当时战乱,让他躲过一劫。”

    “不过这也好,他穿着囚服回来,证明警方已经把他拿下了,现在又是越狱出来,估计再次被抓,这辈子都不会出来了。”

    “这样一来,陈家就没有了继承人,我儿子马震,就可以名正言顺继承陈家,对吧?”

    马云蓉眼中满是玩味:“陈光远,你挺喜欢我儿子的,对吧?”

    “魔鬼!你这个魔鬼!”

    陈光远目眦欲裂,眼中满是怒火!

    他下意识激动的站起身要和马云蓉拼命!

    几个保镖眼疾手快,一脚踹中他的肚子,让他躺在地上不住的痉挛。

    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!

    “这些秘密说出来,我心里舒服多了。”

    马云蓉伸了个懒腰,继续说道:“为什么陈小北那丫头片子会出事?还是我。”

    “要怪,就怪她敢调查当年雨蒙的死因,还查出了蛛丝马迹。”

    “对了,你去找郭俊求饶的时候,你的宝贝女儿,就已经只剩一口气了,不管你求不求饶,你都救不回来。”

    马云蓉戏谑一笑,继续挑动陈光远神经:“还有啊,就在几个小时前,在田丰酒店,陈天南这废物,为了给妹妹报仇,把黄会长的女儿黄雅给绑了,还用上了各种酷刑!”

    “他很硬气,陈小北的遭遇,在黄雅身上全部施加了一遍!”

    “你还指望我去找黄会长求情,放过你儿子?”

    “哈哈哈,陈光远!”马云蓉笑得如同来自深渊的魔鬼,“你还真是……天真啊!”

    轰隆——

    陈光远只觉大脑一片空白,几则重若千斤的消息,同时压在心头!

    他再也遭受不住,刻骨一般的羞辱绝望,在心头反复践踏!

    噗嗤——

    陈光远猛的吐出一口鲜血,一头栽倒在地,晕死过去……

    马云蓉笑声缓缓止住,脸上的笑意丝毫不减:“扔出去!”

    “另外,我儿子苦肉计演得差不多了吧?”

    “让他去告诉黄会长,他的宝贝女儿……没了……”

    小说《南疆龙帅重返花都》 第9章 魔鬼 试读结束。